Top

男子连续5年为西安作画:西安太美 我要背着画箱画遍西安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 时间:2022-09-22 06:53:47 编辑:方正 作者:佘欣 版权声明

← 点击大图左右可翻页 →

背着画箱画遍西安,用油画记录西安的各处名胜古迹、公园美景,这是他的梦想和目标。

仅城墙上的同一个门楼

曾经一连画了五六天

9月21日上午,华商报记者在西安市环城公园南门段见到了48岁的王春辉,他正在用油画描绘雨后的城墙美景,吸引了不少散步、晨练的市民驻足观看。

王春辉是山西人,住在西安南门附近。从2017年起,他去公园等公共场所作画,已经有五年时间,除了去环城公园,还常去大明宫、莲湖公园、兴庆宫公园、革命公园,他还画过钟楼、大雁塔,有时写生还会去蓝田。“我就背着画箱画遍西安,这也是我的梦想和目标。别人问我怎么不出去走走看看,我认为西安的风景够多的了,足够我画了。”王春辉说,西安美丽的地方太多,重要的是能发现美。神禾塬也是他喜欢作画的场地之一,“这里是柳青故居,流传一句话‘大雁飞过神禾塬,误把长安当江南’。我之前在那画过一幅,有小桥有流水,别提景色多美了。”

\

王春辉的画箱,看起来很有年代感,木质画箱里,一排挤着各个颜色的颜料,十来支画笔铺在地上,一张纸片就是他的调色板。“这画箱是我改造的,最初买回来发现太浅,放不了多少颜料,我也爱手工活,就把箱子边缘都加深了。”王春辉站起身来说,因为常年背着画箱到处跑,跑出了高低肩,右肩膀明显比左肩膀低一截。只要有时间,他都用来画画了,“对艺术的爱好执着,染上了一辈子就丢不了。”

“别人都叫我画疯子,我从小就爱画画,靠着画画在西安安家落户。”王春辉说,他春夏秋冬都出来画画,画过一年四季的城墙,仅城墙上的同一个门楼,他曾经一连画了五六天,每天都画同样的场景,就是为了在对比中找到最好的作品,没画好就睡不好觉。

从小受奶奶影响爱上美术

第一次画素描不懂构图

王春辉第一次接触到绘画是在小学二年级,“小时候在农村,不知道啥是画画,我奶奶剪窗花剪得特别好,我那会儿就喜欢。直到初中毕业了,才知道啥是素描。”

王春辉最早正式学画,是在老家的美术学校,“当时老师说我是个怪人,因为我不管画室有没有人,画画时精神集中,只要一投入,画着画着就唱起来了。”王春辉的这个习惯到现在也没改掉,在公园里也是画一会儿就唱几句,边唱边画,“也许是画画能让人心情变好。”他说,自己从小学习成绩不好,学画画之后得了奖状,整个人的自信心也有了。

\

刚学画画时,老师拿了八开大小的纸,摆了一排几何形体让大家画静物,“那么大的纸,我就画了一个鸡蛋大小的立方体,跟小鸡吃米图似的。”王春辉说,现在想想都是趣事,那时的自己,根本不知道何为构图,“老师看了说我线条还可以,就继续教我了。我那时候看城里孩子画素描线条,觉得人家都特别厉害,他们对美术接触得早,好在半年后我就超越他们了。”

辗转多个城市扎根西安

将妻女接来西安生活

20岁时,王春辉从山西老家去了杭州的一家油画公司,“因为画得好,我们老板也很喜欢我,还给别人说,并不是学习不行就人生不行,会画画一样有出路。”王春辉说,当时自己每个月挣2000元算是高工资了,每个月给家里1000元,“还是九几年的时候,在村里我爸走路都带风。”

1996年,王春辉在老家经人介绍认识了一位姑娘,也是他现在的妻子。“我那时在村里比较红,而且在外面也认识了很多人,但我还是想找个老家的对象。”他说,和妻子刚认识的时候,她也不知道画画能干啥,就只是崇拜好奇,“她很诧异,画画还能挣钱。”1997年二人结婚,后来有了两个女儿。2000年,王春辉曾来过西安,在南大街摆地摊,半年后去了湖南,后来又去北京待了几年,辗转多个油画公司。慢慢孩子大了,到了上学的年龄,王春辉回到老家。“2004年,我又来到西安,开始弄了小工作室,那时还在省体西门、八仙庵摆摊卖字画。”日子越过越好,在西安买了房子,把妻女都从老家接到了西安。

\

王春辉认为画画除了天赋,爱好也很重要。他说,早些年,他教两个女儿画画,“她俩开始都画得很好,但后来就不好好学了,现在一个大学毕业,一个还在上大学,都不画了。”

喜欢记录创作的过程

社交软件分享心得

今年夏天,西安出现了40多摄氏度的高温天气,王春辉去滈河附近写生,“天气太热了,光线太强并不适合作画,我当时就是想考验一下自己的意志力,晒了一天还拍了抖音,第二天背都晒伤爆皮了。”他说,这样的做法不提倡,但当时就想体验一次。

王春辉喜欢记录自己的画画过程,并发布到自己的网络账号之中:2017年3月环城公园的古城春色、2018年3月的兴庆公园、2019年8月的大明宫秋日……不同时间、季节和天气的同一地点,王春辉带着他的木制画箱一笔一笔用心创作,他的油画同样也记录着古城近年来的不少变化与发展,古城愈发生机盎然,“古城的环境在逐步提升,各类的设计也充满了人性化。”王春辉说,前几年西安护城河及环城公园进行了改造,公园道路平整干净了,可供锻炼散步市民休息的座椅多了,城墙下树木的“高低胖瘦”也恰到好处,他喜欢安静地坐着绘画出古城的美丽。

记者采访的过程中,不断有市民驻足观看,还有小朋友来围观。70多岁的刘先生是南门附近的居民,“他画得挺好。第一次见有人在公园画画,这里跳舞、锻炼的人多,画油画的不好找。他在记录西安的美景,其实他也是美景的一部分。”

青年作家刘冠琦:

西安大,居不易,春辉把根扎下来了

9月21日晚,记者联系到青年作家刘冠琦。他说,早年偶然间和王春辉认识,后来便成了朋友。“春辉在杭州画江南水,到太行上画莽莽山,赴广州城画灯红酒绿,在陕北画古老民居。春辉在许多城市生活过,最后落脚西安,大概是看上了西安厚重的文化内涵。”他说,王春辉最早来西安时,蜗居在一间小屋里。夏日炎炎,别人在风扇下呼呼大睡,他却穿着短裤汗流浃背认真画画。冬日严寒,别人缩在被窝睡到日上三竿,他身披棉衣冷得哆嗦却画得开心。西安大,居不易,春辉把根扎下来了。“我觉得一个人干事情,成不成是一回事,干不干又是一回事。能把心中所爱变成一棵树,且能让这棵树开花结果,是件很难的事。一个人就算拥有一大片森林,却没有一棵树真正意义上属于自己,这样的有不如无。”

华商报记者 佘欣 于震 文/图


来源:华商网-华商报

相关热词搜索:

Top